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特朗普当选后的德国与欧盟

2016-11-24 21:09:3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国际问题 | 浏览 10061 次 | 评论 0 条

                      特朗普当选后的德国与欧盟

                             刘立群

119日宣布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德国及欧洲引起轩然大波,德国主流媒体一致表示震惊、反感甚至恐惧,连德国政府高官都极为罕见地激烈表态。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说:“特朗普是一种新权力主义者和盲目爱国主义者在国际上活跃的兆头。特朗普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警示。德国和欧洲必须改变。如果我们想要反对独裁者的国际运动。”

德国女国防部长冯德莱恩称特朗普当选带来了“巨大的震惊”,“并非因为民众投票给他,而是因为美国民众对华盛顿建制派的反对”。她表示:“作为北约同盟国,我们欧洲人当然意识到特朗普变成了美国总统,他肯定会问北约同盟国,‘你们为北约组织做出了什么贡献?’但我们也想知道,‘美国在北约组织中处于什么位置?’”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现在。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德国各界也几乎一边倒反对特朗普(只有选择党支持他),并几乎都预测特朗普会败选。结果却正相反。这和对英国脱欧预测失败及激烈反应十分相似。

德国对特朗普对反感的主要原因有:1,认为特朗普背离战后西方基本价值观,尤其是他有种族主义和关门(Abschottung)排外的倾向,这和“自由观”包括人员迁徙自由背道而驰,如当年东德就没有出入境自由,这完全是“政治不正确”、是倒退(尽管自由迁徙必须依法和有序进行);2,认为特朗普倾向于背离西方阵营,尤其是北约,似乎不再做西方阵营的“核心”,同时向俄罗斯无原则地示好、搞缓和,认为这威胁到欧洲的安全。

默克尔在致特朗普当选的贺电中说:“德国和美国在民主价值观和自由,以及尊重法律,人权,独立起源,肤色,信仰,性别,性取向和政治观点方面相互联系。我将会在上述价值观基础之上和下一任美国总统紧密合作。”在之后的一些场合一再强调西方价值观,普遍认为都是在提醒特朗普。美国《纽约时报》把默克尔誉为“自由世界的捍卫者”,德国媒体也普遍引用这个表述。

一般来说,比较合理的外交是兼顾利益和价值观,力图达到某种平衡。从这个角度看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外交是过于突出价值观方面,对利益方面有所忽略,包括大量容忍移民即打开大门等等,这损害了不少美国人的切身利益;特朗普堪称走向另一个极端,过于突出利益方面而对价值观方面有所忽略,包括要加强对移民的控制,这和他本人是商人直接有关。客观地看,强调价值观对本国民众往往没有什么直接利好,这是希拉里·克林顿败选的重要原因,而强调利益(实际上是民众的切身利益和近期利益)的特朗普获胜。

特朗普大选获胜不仅使美国国内矛盾加剧、使美国目前处于某种分裂状态,而且使欧美之间的矛盾加剧。欧美之间的矛盾既有利益因素,也有观念因素;此外,既有各国国内因素,也有各国之间互动的因素。中国舆论较多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的政策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更多是从中国角度出发,认为欧美矛盾加剧对西方以外国家有利。德国舆论则更多认为肯定十分糟糕,比较悲观,在议论怎样应对甚至对抗特朗普,主要是从保护欧洲利益和西方价值观角度出发。

迄今一般认为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会更多顾及本国利益和国内事务,意味着全球化有所倒退。不过,特朗普目前与俄罗斯普京靠拢、要缓和美俄关系,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全球化即淡化国与国之间的意识形态/价值观色彩、更多促进经贸发展。迄今德国媒体对特朗普的评价有所偏差。德国最反感的是他种族主义色彩,不过这主要是其国内政策。在对外政策方面其实反倒与德国接近即不主张过于挤压俄罗斯。

看来特朗普不大主张使用武力(或过度使用武力)推行民主,主要是因为代价太大、不成功、损害美国自身利益。德国也不主张用武力推行民主,认为弊大于利,尤其是曾坚决反对美国打伊拉克战争等。这种观点和特朗普观点有一定吻合处。德国不赞成美国那样在反恐战争中大规模使用无人机,而且伤及无辜平民。美国迄今则认为这样做代价很低、效果不错。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价值观与德国及欧洲主流(“建制派”)价值观有异有同:特朗普具有种族主义倾向即白种人至上,这在德国是禁忌,只有极右翼才是这样。但特朗普反对同性恋,这与德国联盟党主流即欧洲保守派则基本一致。

默克尔于11月20日宣布作为联盟党主席和总理候选人参加明年9月大选后,在电视访谈中主持人问及精英与民众的差异和矛盾,她的回答是(大意):政治家也属于民众,不是什么“精英”,没有这方面差异。这既代表了她的观点,客观上也是在缓和政治家和民众的矛盾。

欧盟曾有不少人对欧洲一体化过于乐观、盲目乐观,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有人对全球化过于乐观、盲目乐观。这些都属于泡沫,都是对存在大量问题和困难估计不足,因此无论欧洲一体化还是全球化都必然出现某种倒退。同样道理,现在对所谓“逆全球化”问题等也不必过于悲观,因全球化不可能完全逆转、完全失败。

1,欧美矛盾上升、西方实力有所下降并不能改变西方在世界上仍处于主导地位的局面,西方一些人夸大欧美矛盾、过于看衰西方自身相当于“狼来了”,我们中国学者应尽可能冷静客观。有些人过于自恋或自负,同时思想也过于狭隘,认为西方衰落意味着中国的机遇。

2,西方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上升终归还是有限度的,不宜过度夸大,全球化不会大倒退,欧洲一体化也不会大倒退。英国脱欧算欧洲一体化中等程度的倒退,不过它的影响终归是有限的,基本上不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目前欧盟和欧洲一体化处于低谷,以后会逐步上升。以为欧盟会失败和解体的猜测完全是主观臆想。

3,德国在欧洲和世界上的影响力和作用会有所上升,中国也是类似情况,不过也不应过度夸大这种上升。中国和德国确实可以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

20161124日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德国政治形势与中德关系”研讨会)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如何看待当今世界乱局?      下一篇 >> 与德国学者的哲学通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