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如何看待当今世界乱局?

2016-11-12 23:42: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国际问题 | 浏览 11459 次 | 评论 0 条

如何看待当今世界乱局?

                       ——“人类命运共同体”观的全球意义

刘立群                    

目前人们对当前世界形势普遍感到比较悲观,坏消息比比皆是:中东北非的战乱、恐怖袭击频频发生、美国大选中互黑、韩国总统闺蜜门丑闻、英国脱欧等等。好消息则不多,有《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于11月4日正式生效等。人们普遍认为目前世界陷入乱局,全球化遇到巨大障碍甚至倒退,不少人认为全球化遇到严重危机、正在退场、人类无法共同解决大量问题,各国只能自顾自,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浪潮上升。这和冷战结束初期90年代全世界普遍十分乐观的氛围形成很大反差。不少人、包括一些西方人自己对西方看衰,认为西方国家没有出路、在走下坡路。

如何看待这些现象和问题?笔者提出一个新观点、新视角:现在存在相当大的全球化泡沫,目前很多问题和现象都和这个泡沫的存在和破裂有关。

一般讲泡沫是指经济泡沫,有金融泡沫、房地产泡沫等,我说的全球化泡沫既包含经济泡沫,也包含政治泡沫。经济发展过热导致经济泡沫,政治发展过热、变化过快也会导致政治泡沫。经济泡沫往往对政治泡沫推波助澜,经济泡沫的破裂可能导致政治泡沫的破裂。

我认为全球化泡沫主要有三种表现,一是对经济全球化过于乐观、急于求成、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缺少应有的配套举措;二是民主化泡沫,以为只要世界各国都实行民主选举就万事大吉、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因此不顾条件是否具备人为地大力推行;三是区域一体化泡沫,尤其是欧洲一体化的泡沫,主要是扩大过快。

可以说:欧债危机、英国脱欧、难民危机等部分地戳破了欧洲一体化泡沫,中东北非乱局部分戳破了民主化泡沫即“阿拉伯之春”泡沫,右翼民粹主义势力上升、特朗普当选、“逆全球化”等部分戳破了经济全球化泡沫。

需要强调: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化、区域一体化都是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从长远看这些大趋势都不可逆转,但目前的泡沫即过热使它们遇到很大阻力甚至局部倒退,只有不断去掉泡沫才能使其健康发展。

经济全球化泡沫主要是发展过快导致许多措施跟不上,一些人甚至多数人利益受损,制度的调整配套滞后,一些人、尤其是年纪较大的人对变化过快难以接受,加上思想认识滞后,使不少人对全球化和民主化以及区域一体化产生严重逆反心理,因此反对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希望倒退回过去以民族国家为主的状况。这就是目前西方右翼民粹主义上升的主要原因。

关于民主化泡沫:目前世界多数国家已经实行多党竞选,虽有一定进步、解决了一些老问题,但也产生许多新问题,甚至导致政治动荡、社会混乱。不少人对民主化过于乐观、急于求成,对发展中国家制度转型的困难认识严重不足,目前看弊大于利,尤其是“阿拉伯之春”付出了巨大代价,政治和社会动荡使“伊斯兰国”等宗教极端势力上升、“不同文明间的冲突”激化。

欧洲一体化泡沫的表现有欧债危机、英国脱欧、在应对难民危机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等,过去十多年中欧盟和欧元区都扩大过快,已有成果来不及消化,又和许多新问题相叠加,例如欧元区有共同货币政策,但没有共同财政政策,二者严重脱节是欧债危机主要原因之一。欲速则不达,目前陷入停滞甚至局部倒退是必然的。

关于西方制度问题:几百年来西方不断变革、改革,现在仍有缺陷,但其基本政治和经济体制的稳定性、可持续性较强,有较大纠错和变革能力,看不到发生根本变动的可能;不过美英法等在一系列对外政策上出现严重误判和失误,导致中东北非出现空前混乱并引发难民危机、恐怖袭击浪潮,对欧美发达国家产生较大冲击,对此需做深入全面的反思。

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和变革速度多快才算比较适宜?简单说,多数人可以接受的速度就是比较适宜的速度,如果多数人无法承受甚至反对,那么就是泡沫,就容易破裂,导致反弹和倒退。

产生全球化泡沫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就是思想认识上的偏差、混乱和滞后。思想认识问题既有浅层次的,更有深层次的哲学和社科基本理论问题,需要做大胆的理论创新(参阅笔者博客“刘立群北外”中一系列学术文章)。

经济全球化使各国经济愈益紧密联系在一起,但在政治上是以主权国家为本位,各国往往出于本国利益而以邻为壑、损害别国利益、搞零和博弈,各国之间互信有所下降,相互协调合作力度不够大甚至有所倒退,尤其是事实上已存在军备竞赛,这同时损害经济全球化,使很多人对全球化抱怀疑甚至反对态度。目前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过快,发达国家人口减少、老龄化,世界财富向发达国家集中,发达国家社会保障水平普遍很高且劳动力短缺,吸引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大批移民,这些造成很多新问题和新矛盾。

欧盟曾有不少人对欧洲一体化过于乐观、盲目乐观,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有人对全球化过于乐观、盲目乐观。这些都属于泡沫,都对存在大量问题和困难估计严重不足,因此无论欧洲一体化还是全球化在一定条件下都必然遇到较大阻力、出现某种倒退。同样道理,现在对所谓“逆全球化”问题等也不必过于悲观,因全球化不可能完全逆转、完全失败。

现在并不存在严重的全球化危机,西方政治经济体制也没有出现十分严重的危机,全球化不可能一帆风顺,遇到困难和挫折是必然的。全球商品、资金、人员、信息等的跨界流动远大于及快于相关规则和制度的设立和调整,即制度建设远落后于大量实际事务和问题。世界各国在很多方面都需要做比较大的改革,尤其要加强全球治理合作。

在2015年9月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题为《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就需要逐步推进形成人类认同、人类一体意识,超越于目前的民族国家认同意识。不应过度强调“国家本位”、“本国中心”。各国都有长有短,有各自的优缺点,不应只看别国的缺点、只强调本国的优点,这属于狭隘爱国主义,与全球化趋势背道而驰。

目前全世界的乱局,西方、尤其是美国要负很大责任,但不应简单地完全归咎于西方,西方的问题、各地区的问题同时也都是全球性的问题,需要全人类共同携手解决,需要有全球性大思路,不是简单地相互指责、幸灾乐祸,更不应相互拆台、搞零和博弈。各种问题的根子都是思想上的,相互观念差异很大,互不信任,以本国利益为中心,很多思想观念不适应于全球化的发展,做出很多不智之举。

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就不仅应讲好中国故事,而且讲好世界故事,尽可能客观、准确、全面了解和研究世界和各个国家,既不应妄自菲薄,也不应妄自尊大。人类只有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好全球化即共同命运问题。

(此文是2016年11月12日在北外国关学院“区域国别与全球发展论坛”发言稿基础上增补而成)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欧洲大陆与英美学术传统之比较      下一篇 >> 特朗普当选后的德国与欧盟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