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欧洲大陆与英美学术传统之比较

2016-10-25 22:52:5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文史天地 | 浏览 12564 次 | 评论 0 条

漫谈西方学术的传统与风格

——欧洲大陆与英美学术传统之比较

                (原载《欧洲》1994年第5期)

                   刘立群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西方的学术传统本身没有什么差异和区别,欧美各国由于历史渊源、文化传统、经济交往等各方面联系密切,因而学术传统和风格也大体一致。如果把西方的学术传统及风格与东方即亚洲的学术传统及风格相比较,其区别是很明显的,中外学者对此已进行了大量讨论。但仔细研究西方的学术传统本身,便会发现它也远非铁板一块,也有一定的区别和差异。这主要是欧洲大陆各国的学术传统及风格与英美等英语国家的学术传统及风格之间的差异。欧洲大陆各国之间的学术传统无疑也有一定的差异,但一般说来比同英语国家的学术传统之间的差异要小些。

   众所周知,整个西方文化及其学术传统的共同源头一是希腊及古罗马的文明,二是基督教文化。然而,主要自中世纪后半期开始,英国以及后来的北美与欧洲大陆在学术传统和风格方面愈益显示出其不同。

   首先看哲学研究方面的不同。在这方面,英美的学术传统主要以经验主义、感觉主义、实证主义为突出特征,而欧陆各国的学术传统则主要是唯理主义①,注重抽象的思辨和推理,并热衷于建立一个又一个庞大的哲学体系,尽管早在古希腊哲学中就已经出现了经验主义和唯理主义两种倾向②。前者给人的印象是明快、务实、机智、易于接受,后者给人的感觉则是深沉、博大、引人深思。正如汤用彤先生所说:“大陆理性主义哲学家的气魄很大,都是哲学系统的创造者。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就不一样,他们的特点是头脑很清楚,思想很敏锐,长于分析,对任何问题都要详尽地、透彻地研究到最后,他们有‘批判’的态度”③。而德国诗人海涅则干脆断言:“约翰牛是天生的唯物主义者”,“德国则自古以来就显示出一种反对唯物主义的倾向,因此在这一个半世纪中(指18—19世纪中叶——引注)成了唯心主义的真正舞台。”④

  承古罗马晚期的余绪,中世纪经院哲学的大本营主要在欧洲大陆。英国由于地处岛国,又先后经受了几次大规模外族入侵,学术繁荣因此晚于欧洲大陆,大致可以说从11、12世纪才开始,尽管此前曾有阿尔弗雷德大王(871—899年在位)奖励学术之举。但也正因为它地处岛国、起步较晚,从而历史包袱和条条框框少,自由思考与研究的风气较浓,因此从一开始就显露出与欧陆迥然不同的学术风格与倾向,英国科学史学家丹皮尔称之为“距离罗马较远的地方,也是表现出明确的新精神最早的地方”。⑤这可以从罗吉尔·培根(Roger Bacon,1214—1294)等英国哲学家与欧陆经院哲学的权威及集大成者托马斯·阿奎纳(1224一1274)的对垒中明显看出。在此之前,出生于北非的奥古斯丁(354—430)为中世纪前半期的经院哲学及基督教建立了第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哲学兼神学体系。托马斯·阿奎纳则大胆改造了这个体系,创立了托马斯主义。不过,托马斯在学术传统上仍是与奥古斯丁等一脉相承的,这就是注重抽象思辨并建立庞大的哲学兼神学体系。

   从罗吉尔·培根开始的英国哲学传统则反其道而行之。他抨击大陆经院哲学无视科学、经验以及数学,一味大搞烦琐空洞的推理,主张科学实验高于思辨推理。他本人就身体力行,进行过许多科学实验和研究(尽管由于历史的局限主要以炼金术的形式出现),成为近代实验科学的一位先驱。继罗·培根之后的一系列英国哲学家,如邓斯·司各脱(约1270—1308)、

奥康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约1285—1349,异译“奥卡姆”,以“奥卡姆的剃刀”即思维经济原则闻名于哲学史)等,也都主要具有经验论的、唯名论的(认为共相不过是名称,与经院哲学认共相为实在的唯实论正相反)倾向,强调经验归纳法,至弗兰西斯·培根(1561一1626)而达到其顶峰。因当过弗·培根的秘书而直接受过其熏陶的霍布斯(1588—1679)以及再后的洛克(1632—1704)也都是英国经验主义哲学的著名代表。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就是:“经验是从英国兴起的,现在还受到最高度的重视。”⑥

   欧洲大陆深厚的唯理主义学术传统后来也培育出一系列著名哲学家,如法国的笛卡尔、荷兰的斯宾诺莎、德国的莱布尼茨,至康德和黑格尔而达到其顶峰,并且对整个人文社会科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每个人都独出机杼,力图构造出自己庞大的、包罗万象的哲学体系,一举找到万事万物以及思维深处最深刻的内在联系,一举揭示自然界、人类社会、思维推理等各个方面的所有奥秘。

   学术传统方面的上述划分无疑不是绝对的,随着人员、书刊等的交流愈益方便、频繁,欧洲大陆与英美之间学术传统及风格的相互影响愈来愈大,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致从18世纪开始,欧洲大陆有不少学者接受了英国经验主义传统的影响,出现了一批法国启蒙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如伏尔泰、卢梭、狄德罗等。而英国也有学者接受了欧洲大陆唯理主义思想方法,注重抽象思辨,如贝克莱和休谟,休谟的怀疑论便认为靠感觉和经验得不出有普遍性和必然性的知识。

   尽管如此,英国式经验主义学术传统与欧陆式唯理主义学术传统的分野还是随处可见的。在现当代西方哲学中,实用主义(威廉·詹姆士)、分析哲学(罗素等)、语言哲学(乔姆斯基等)等具有实证色彩和唯科学主义倾向的流派仍是英美哲学的主要特色,而现象学(胡塞尔)、存在主义(海德格尔、萨特)、解释学(伽达默尔、利科尔)等思辨推理及人文精神浓厚的流派则仍显出欧陆哲学传统的当家本领。

   笔者1990年在德进修期间有幸亲耳聆听当时正满90高龄的伽达默尔教授(1900年生)作暑期讲演,海德堡大学的大礼堂台下台上挤满了听众,气氛十分热烈。而该校哲学系讲授分析哲学课堂上的学生却寥寥无几。欧陆学术传统及风气由此可见一斑。美籍学者成中英先生把二者分别概括为:“欧洲(大陆)的哲学是整体诠释的哲学,英美的哲学是逻辑分析的哲学;一个比较注重整体性,一个比较注重部分性。”⑦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自然科学尤其如此。但是,由于在以哲学即方法论为代表的不同学术传统的影响下,回顾自然科学发展史,仍可见出欧陆与英美之差异。由于经验主义哲学传统主要兴盛于英国,因而使近代实验科学的传统也首先和主要产生于英国。牛顿力学诞生在英国便与这种重经验、重实验的科学风气密不可分。其他一系列科学家,如化学家波义耳、发现血液循环的哈维、大生物学家达尔文、对电学做出了一系列杰出贡献的富兰克林、法拉第、麦克斯韦、爱迪生等一批英美科学家等等,无不与这种学术传统及风气息息相关。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的:“与德法或其他国家不同,英国科学特别讲究实用和类比。在英国,人们比在任何其他国家都更习惯于通过感觉而达到科学,而不是通过单纯的抽象思维达到科学。……英国的科学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正是源于其讲求实际的态度和健全的常识。”⑧

   而在欧洲大陆上,唯理主义的学术传统对自然科学的影响亦随处可见。如创立日心说的哥白尼、创立解析几何的笛卡尔、提出动植物分类法的瑞典科学家林奈(其主要著作《自然系统》系写于荷兰)、提出太阳系演化星云假说的康德和拉普拉斯,直至创立相对论的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以及发明量子力学的普朗克等等。这些学说的共同特点是理论及思辨推理的色彩浓厚,各成一家之言,引起自然科学思想史上一次次深刻的革命。

   除此之外,欧陆唯理主义传统还体现在注重对有关自然哲学及自然科学基础问题的探讨上,这可以上溯至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其代表人物有达·芬奇、特勒肖(1508—1588)、布鲁诺(1548—1600)等⑨,中经莱布尼茨、康德等,至谢林(写有《自然哲学体系初步纲要》)、尤其是黑格尔(写有《自然哲学》)而达到抽象思辨的顶峰。虽说自然哲学在黑格尔手中因此而遭到巨大的失败,但此后人们并未放弃对有关理论问题的思考和探讨,如马赫(写有《感觉的分析》等)、奥斯特瓦尔德(写有《自然哲学讲演录》等,提出“唯能论”)、海森伯(写有《自然科学基础的变迁》、《物理学与哲学》)等等。而继续经营自然哲学体系的也大有人在,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近来(19世纪下半叶——引注)在德国,哲学体系,特别是自然哲学体系,雨后春笋般地生长起来”。而恩格斯所著《自然辩证法》则是从唯物主义观点出发论述有关自然哲学或“理论自然科学”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仍然属于注重整体及理论问题研究的欧陆学术传统,正如恩格斯所说:“理论自然科学把自己的自然观尽可能地制成一个和谐的整体,现在甚至最没有思想的经验主义者离开理论自然科学也不能前进一步”。⑩

   在史学领域,欧洲大陆唯理主义学术传统主要体现在热衷于研究思辨色彩浓厚的历史哲学方面。可以说,西方历史哲学的主要代表人物都在欧陆各国,如维柯、卢梭、孔多塞、赫尔德、康德、黑格尔等。尽管他们的观点很不相同,但他们的共同特点一是力图在整体上把握人类历史,二是认为人类历史具有某种规律性并力图去揭示它,第三则是力图“把历史提高为哲学理论”11 (在康德和黑格尔那里最明显)。

   例如,被誉为西方“第一位历史哲学家”的意大利思想家维柯(1668—1744)可以说创立了第一个历史哲学体系,他的主要著作《新科学》的中心问题便是哲学与历史的统一12。他认为社会历史的发展有其客观原因和规律性,即任何民族都有宗教、婚姻和埋葬死者这三种制度,而各个民族也都必然经过一定的社会政治发展阶段,即“神的时代”(宗教统治人心时期)、“英雄时代”(贵族统治时期)和“人的时代”(人人平等时期);与这三个时代相对应又有三种语言:“神的语言”(用象形文字)、“英雄的语言”(用象征符号)和“人的语言”(使用字母)。等等。这些论断无疑有许多牵强之处,但其力图创立完整体系的倾向则是显而易见的,并对其后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而同样在历史哲学领域,英美学术传统更多地显露出经验主义色彩,即主张真正的“历史哲学”不应是“思辨的历史哲学”。英国史学家柯林伍德便认为:“如果说应该有历史哲学,那么这只能是对历史学家为获得真理而作的努力的一种哲学上的看法。”13甚至最著名的英国史学理论家汤因比也是如此,其12卷本的煌煌巨著《历史研究》在德国史学理论家斯宾格勒学说的基础上发展了文明形态史观,认为人类历史共出现了26个文明形态。不过,正如巴勒克拉夫所指出的:“如果要从历史哲学这个词的准确意义上来说,这部著作对历史哲学并没有增添任何新的内容。”14汤因比实际上也自认为是英国经验主义的弟子。

   再看法律及法学领域。众所周知,大陆法系(又称民法法系或罗马法系)与英美法系(又称普通法法系)是西方的两大主要法系。前者又以德、法两国法律为代表分为两大支系,后者则分为英国法和美国法两个支系。大陆法系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渊源,主要是制定法(enacted law或statutory law,通常又称为成文法,但不确切,因判例法同样成文),即立法机关通过的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等,判例则没有约束力,基本上不作为法律渊源。与此相反,在普通法法系中,在传统上判例法占主导地位,制定法则是次要的,只是从19世纪以来,制定法的地位上升。现在,普通法法系各国的法律渊源主要由制定法和判例法二者构成15。显而易见,制定法的条理性和系统性强,与欧洲大陆重理性的学术传统相吻合。而判例法的实践性、经验性色彩浓厚,与英美等国重经验、重实验的学术传统相一致。正如有人所说:“美国法律正如英国法律一样,在方法上凭借经验的成份很重”;美国一位法学家则称“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而是经验。”16

  在法学即法律思想领域,欧陆唯理主义学术传统主要体现在创立了注重抽象思辨的法哲学方面,其主要代表是康德和黑格尔。康德写有《道德形而上学》,其第一部分为《法学的形而上学原理》,认为法与道德密不可分。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则提出法和道德是自由意志发展的不同阶段。二者被称为哲理法学派。而19世纪英国法学家奥斯丁则反其道而行之,首创了分析法学派,认为法学只应研究实在法,并认为法与道德无关。在此基础上,20世纪英国法学家哈特又创立了新分析法学派。他们的经验主义学术传统的印记是十分明显的。此外,欧陆法学界多把法哲学理解为哲学的一个分科或一部分,如20世纪德国法学家拉德布鲁赫、意大利法学家韦基奥等都是如此。而英语国家法学界多用“法理学”(Jurisprudence)一词取代“法哲学”一词,并且主要把这门学科视为法学的一门分支或法学概论17。

  在经济学领域,笔者认为欧陆唯理主义学术传统的最高结晶便是马克思的经济学说,而从配第、斯密、李嘉图、约翰·穆勒、马歇尔直至凯恩斯、萨缪尔森等西方主流经济学派的一系列代表,可以说充分体现了英美经验主义的学术传统,尽管他们的学说都不可能完全摆脱唯理主义的成份或因素。

   由于英国继发展全球贸易之后最先发生了工业革命并进入工业社会,现代经济科学因此便最先在英国发展起来。不过,由于经验主义学术传统的影响,英美经济学家们大多不大执意追求自己的学说在逻辑推理上的严密彻底。仅以斯密和李嘉图为例。斯密一方面继承和发展了配第等人提出的耗费劳动价值论,另一方面又提出购买劳动价值论,认为商品的价值“等于它使他们能够购买或支配的劳动量”,此外还主张收入价值论,认为商品的价值决定于工资、利润、地租三种收入。这说明斯密没有追求对价值问题做首尾一贯的理解,这种多元论的观点显示了他的经验主义的学术风格。李嘉图则比斯密在逻辑的严密完整性上进了一大步,他基本上坚持了耗费劳动力价值论,反对斯密的购买劳动价值论以及收入价值论。不过,他在逻辑的严密性上仍不彻底18。

   只有马克思始终一贯地完全坚持了耗费劳动价值一元论,达到了逻辑推理即理论体系的严密彻底,提出劳动二重性,论证具体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抽象劳动创造价值,价值量决定于生产该商品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等等。这种逻辑的彻底性和理论体系的完整性正是唯理主义学术传统的主要特点,同时也可以从中体会到具有某种思辨性,用马克思自己的话来说便是:“材料的生命一旦观念地反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先验的结构了。”(《资本论》“第二版跋”)当然,如果忽略了作为必要前提的某个基本事实,逻辑的彻底性这个优点就有可能转变为某种缺点。而经验主义色彩浓厚的学说注意到各方面的基本事实则可能是优点19。也可以说,以英美学术传统为主体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派有较强的实用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主要是纯理论性的。前者对于我国在改革过程中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因此有直接的借鉴作用。

   除以上所论之外,欧洲大陆唯理主义学术传统与英美学术传统的差异在社会学、心理学乃至人文社会科学其他各个领域也都有所体现。

   笔者认为,学术的发展和进步既需要各国学者之间的充分交流和切磋,也需要各种流派以及不同学术传统及风格之间的某种竞争。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正是欧陆唯理主义学术传统与英美经验主必学术传统以及各种学术流派之间的交流乃至竞争,大大促进了西方学术的整体发展和进步。此外,也可以说两种学术传统同时具有某种互补性,各自取长补短,相互启发思考,使得西方学术传统作为整体具有很大的能量,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已经做出并将继续做出巨大贡献。与此同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交流、互补与竞争同样会促进人类文明作为整体的进步。

   顺便指出,我国明清时期以“崇实黜虚”为基本特征的实学思潮,一方面受到当时西学东渐的直接影响,另一方面其本身主要是经验主义和强调务实的学风,表现为注重科学实验和文献考据、强调经世致用等,反对宋明理学空谈心性的学术风气20。而宋明理学的学术传统则比较类似于欧洲大陆的唯理主义学术传统。应当说在这方面还有不少比较研究可以做。

   本文由于涉猎范围较广,对各方面问题不可能深入讨论,难免有肤浅之虞,同时也必然挂一漏万。不过,笔者从一个至今讨论不多的视角入手,既为整理自己的思路,也希望能达抛砖引玉之效,以雅正于学术界师友,从而加深对于西方学术传统的理解和探讨。

注释:

① rationalism,又译理性主义,其含义与“唯心主义"一词不同,至少比它的含义更广,可以说是寻求理性认识的确定性或逻辑推理彻底性的努力。

②参见陈修斋主编《欧洲哲学史上的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一章第二节。

③汤用彤《关于英国经验主义》,载《外国哲学》第四辑,商务印书馆1983年。

④海涅《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商务印书馆1972年,第60页。

⑤【英】丹皮尔《科学史》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120页。

⑥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商务印书馆,1978年第9—10页。

⑦成中英《西方现代哲学的发展趋势》,载《中外文化比较研究》三联书店1988年,第298页。

⑧钱乘旦、陈晓律《在传统与变革之间——英国文化模式溯源》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344—345页。

⑨见苗力田等主编《西方哲学史新编》第三章第四节“科学革命和自然哲学”,人民出版社1990年。

⑩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59页。

11见何兆武为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写的“译序”。

12见韩震《西方历史哲学导论》山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32页。

13转引自韩震《西方历史哲学家导论》第480页。

14【英】巴勒克拉夫《当代史学主要趋势》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第264页。

15参阅沈宗灵《比较法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有关章节。

16【美】伯曼编《美国法律讲话》三联书店,1988年第232页。

17参阅沈宗灵《现代西方法律哲学》(法律出版社1983年)第一章。

18参见周成启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历史考察》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104页。

19参见《科技导报》1993年第l、5、10等期对劳动价值论问题的一组讨论文章以及笔者《试论社会发展总目标及其实现途径》一文(载《科技导报》1994年第3期)。

20参见陈鼓应等主编《明清实学思潮史》(齐鲁书社1989年,共3卷)“导论”及葛荣晋主编《中日实学史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

(此文收入刘立群《德国思想与文化——反思与创新》一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超越文明的冲突—从历史哲学到未…      下一篇 >> 如何看待当今世界乱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