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德文哲学术语汉译研究(目录和前言)

2016-04-24 22:44: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哲学创新 | 浏览 23219 次 | 评论 0 条

德文哲学术语汉译研究

(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负责人:刘立群)

北京外国语大学

2015年12月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哲学术语研究的意义

第一节  哲学术语研究对哲学研究的重要意义

  第二节  “概念史”或“观念史”研究与术语史研究

  第三节  哲学翻译的特殊性及翻译的理论

  第四节  汉语文特点对汉语翻译的影响

第二章  德文哲学术语的历史沿革

第三章  汉译德文哲学术语的历史沿革

第一节  从早期西学汉译到借自日文的哲学术语

第二节  德文与汉语文构词法比较

  第三节  工具书作为重要参考文献和语料库

第四章  德文哲学术语汉译研究实例

第一节  “Begriff”一词汉译研究

第二节  “Gesetz”一词汉译研究

第三节   “Recht” 一词汉译研究

第四节   德文与英文“科学”一词词义异同  

第五节   “Zeichen”和“Symbol”两词汉译研究

第六节   “Wahrheit” 一词汉译研究

第七节   “Sein”一词汉译研究

第八节   “Materialismus”和“Idealismus” 德英汉词义比较

第五章  结语

第一节   哲学术语研究与哲学理论创新

第二节   哲学术语规范化是有限度的

第三节   哲学术语单义化与哲学成为严格的理论科学

参考文献

中文术语索引


前言

对哲学术语及哲学译名的研究是哲学研究一个重要方面和基础工作。近代以来,德国哲学(本文所说的“德国”包括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德语区三部分,即“大德意志”或者说“德语国家”,但主要是指德国)异军突起、独树一帜,对世界哲学产生了十分独特而深远的影响,德文哲学术语及其译名在世界各语种的哲学术语中也起到了某种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

一百多年来中国翻译介绍了大量德国哲学著作,由此便出现了对德文哲学术语汉文译名的研究和讨论。例如贺麟先生译黑格尔《小逻辑》“译者引言”和“重版序言”中对若干重要德文哲学术语的词义及其汉文译名做了较深入讨论;一些哲学史研究专著以及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世界哲学》等刊物也对一些德文哲学术语的汉译进行了研讨。但这方面的研究仍处于初始阶段,对不少多义的德文哲学术语的理解和翻译仍存在很多争论,其汉文译名在一定程度上仍处于混乱状态。研究德文哲学术语汉译可以推动德国哲学研究准确深入地进行并可夯实哲学理论及哲学史研究的基础,对推动哲学理论研究及创新具有重要意义。

多义且晦涩难懂的德文哲学术语给翻译带来极大困难和问题。在翻译实践中,中国翻译家不得不创造出不同的汉文译名去分别翻译,典型例子是多义的“Gesetz”一词分别译为单义的汉文词“规律、定律、法律”。这就是把多义词给单义化,使之成为单义的术语,这在事实上已成为哲学术语翻译的重要原则和基本方法,以便把问题和观点表达清楚且不陷于混乱和自相矛盾。

迄今中国学术界对哲学译名的讨论虽取得一定进步,但同时也有缺陷,主要是讨论得还不够深入细致,思路还不够开阔,尤其是过多局限于外文词,而对于中文相关语词及其词义探讨和思考得不够。很多翻译显然不是简单地一一对应,由于不同语言之间语词及其词义、尤其是涉及较为抽象内容的词义之间。研究哲学译名并不是“雕虫小技”,不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不是做文字游戏。语词术语的作用是表达思想观点,只有比较准确的译名才能尽可能准确地表达原文术语的意思,有缺陷的即多义或词义模糊的术语和译名则不能准确地表达原文词义。

哲学是最重要的学科,其他各门学科都或多或少受到哲学的影响,哲学术语是最重要的学术术语,对学术界影响最深最广,对哲学术语及其翻译的研究是哲学史研究和哲学理论研究十分重要的方面和基础性工作。任何哲学观点学说都是用一种民族语言表达出来,都使用一批语词术语,一部分语词术语是某个哲学家新引入或新创造出来,更多的则是使用已有的语词术语,但往往赋予新的词义。随着哲学研究不断扩展和深化,哲学学说愈益增多,哲学术语也愈益增多,同时几乎所有哲学术语都变成多义词,这就给理解和翻译哲学术语造成极大困难。

要对哲学史和哲学理论进行深入严谨的科学研究,要透彻理解各种哲学观点,就必须认真彻底地研究各个哲学术语及其翻译即译名问题。但是用母语中多义的术语去解读和翻译外文中多义的术语必然造成更大的混乱,只有用单义的术语去解读和翻译多义的术语才能解开思想混乱之结,这就是把多义的哲学术语给单义化。这个过程必须伴随着哲学理论创新、以哲学理论创新为前提。德国哲学在世界哲学史上占有特殊重要地位,德文哲学术语是极为重要而特殊的哲学术语,与其他西方语言的哲学术语也有同有异。深入研究德文哲学术语词义及其与其他西文哲学术语异同及其汉译问题并联系哲学理论问题,是本课题的主要内容。

刘立群《超越西方思想——哲学研究核心领域新探》(增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以下简称《超越》)一书在系统地研究哲学核心领域基本问题的同时,对哲学术语及其单义化研究做了全新的尝试,并把哲学术语单义化作为基本的方法论,对哲学理论研究得出一系列新观点。本课题以《超越》一书的观点和方法为基础,予以进一步延伸和阐发。

几百年以来德国哲学界创造了大量哲学术语,出于时间和篇幅的原因,本课题只能对若干个德文哲学术语和译名进行较为深入的研究,选取的标准主要是:1,重要的基础性术语;2,存在着较大翻译或理解方面分歧和问题的术语;3,从术语出发而不是从哲学家出发,具体来说,康德和黑格尔是最重要的德国哲学家,写有大量哲学著作并产生很大影响,其著作许多已经译成汉语,对其中若干重要哲学术语的译名也存在一定分歧和讨论,对此无疑值得深入细致地研究。不过本项研究所涉及的术语和译名范围要更广一些,而不是以康德和黑格尔著作及其哲学术语作为重点或中心进行研究。由于西方语言及西方哲学具有某种相通性以及差异性,所以本项研究也不是仅限于德文哲学术语。

迄今汉语中哲学译名主要存在以下问题:1,有些译名主要因学理上的问题而存在争议,尚未达成共识,引发较大混乱,著名的有:“Being”分别译为“存在”、“是”、“有”、“存有”等,“Ontologie”分别译为“存在论”、“本体论”、“是论”、“有论”、“存有论”,等;2,有些译名主要因原文术语多义而在汉语中分别译为不同的术语,如何翻译这些术语便存在争议,如“Recht”一词是多义词,在汉语中分别译为“法”、“权利”、“法权”等;3,有些译名虽并不存在争议,但由于其多义,所以在理解和使用上存在混乱状况,造成哲学研究及其表达的不严谨和混乱,如“科学”作为“Wissenschaft”和“science”的译名,“概念”作为“Begriff”和“concept”的译名,并不存在争议,但是对这些术语的实际理解和使用事实上存在较大混乱,迄今尚未引起学术界充分注意和重视;4,译名本身不存在争议,对术语及思想观点的理解基本上也是准确的,但在学理上却存在问题和观点分歧,或者在分析评论上较为薄弱和牵强。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德文和英文“科学”一词对比研究      下一篇 >> 道德哲学理论创新—从新的道德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