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德文和英文“科学”一词对比研究

2016-04-23 10:23: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哲学创新 | 浏览 23241 次 | 评论 0 条

德文和英文“科学”一词对比研究

刘立群

(此文是北京市哲学社科课题“德文哲学术语汉译研究”成果之一部分)

德文“Wissenschaft”是个多义词,对应的英文词主要是“science”。

《新德汉词典》(第3版)“Wissenschaft”:“1.科学,科学研究;2.科学界;3.知识,知道。”(第1537页)

《杜登德汉大词典》(赵登荣、周祖生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Wissenschaft”:“1.科学:reine [angewandte]Wissenschaft纯[应用]科学;···2.所知的情况。”(第2714页)

《英汉大词典》(陆谷孙主编,第2版)“science”一词有八个义项:“1.科学。2.自然科学;(科学的)学科。3.(可用科学方法研究或应用科学方法的)科学事物。4.技术,技巧。6.科学研究,真理探索。7.[美]=ChristianScience。8.[古]知识。”(第1784页)

   对比以上德文“Wissenschaft”和英文“science”一词可以看出二者的差异主要在于德文“Wissenschaft”一词没有“自然科学”这个义项,而英文“science”一般主要指“自然科学”。由于英文“science”主要指广义的自然科学(包括医学等),所以虽然有人提出搞“Big Science”(“大科学”),其实也主要局限于在自然科学范围科学跨学科的合作,基本上不包括社会科学。英语中有“social science”“political science”,主要是因为这些学科较多使用了数学方法,和自然科学具有某种相似性或者说接近于自然科学。

井上哲次郎等编著《哲学字汇》:“Science理学、科学、Ethical science伦理学、Mental science心理学、Moral science道义学、Physical science物性学、Political science政理学、Social science世态学”。(82

井上哲次郎等编著《改订增补哲学字汇》:“Social science世态学、社会学113

《岩波英和大辞典》(中岛文雄编,岩波书店1970年):“science:1.系统的知识,学问,··学,科学(的一个部门)。2.自然科学。3.技术。”(第1530页)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科学:1.[名]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等的客观规律的分科的知识体系。2.[形]合乎科学的。”(第731页)

《中国大百科全书》“科学”辞条很长,篇幅占一面多,其主要内容是:“科学science: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特性、关系和规律的知识体系。英语science,源于拉丁语scientia,含义为‘学问’或‘知识’。但单纯的知识并不是近代意义上的‘科学’。德语Wissenschaft,指有系统的学问,是‘知识的集成’,是对知识的整理、提炼和系统化,称‘知识学’,则较符合‘科学’的原意。16世纪以后,西方传教士把science引入中国,中国译为格致。‘科学’一词是日文转译而成。日本明治维新初期(约1870年前后),日本学者将西方称之为science,分门别类的学问体系和领域概括为诸‘科’之‘学’,创用‘科学’一词。约在1890年之后,现代意义的‘科学’一词开始在中国流行,见诸康有为的《日本书目志》(1896)、梁启超的《变法通议》(1896)等书籍。···科学的本质,或说所追求的目标是客观性和真实性。···”(第12卷第599-600页)显然,这里所阐释的“科学”是广义的科学,和德文中“Wissenschaft ”一词范围相同,而和狭义的英文science不同。

《不列颠百科全书》“science科学:涉及对物质世界及其各种现象并需要无偏见的观察和系统实验的所有各种智力活动。一般说来,科学涉及一种对知识的追求,包括追求各种普遍真理或各种基本规律的作用。”(第15卷第142页)这里十分简单的解释基本上兼顾了狭义和广义的“科学”,不过并没有指出在实际使用当中该词更多是指什么。

《大杜登德文词典》(10卷本,1999年增订第三版,Duden.Das grosse Woerterbuch der deutschen Sprache in 10 Bd.)“Wissenschaft”:“1.(einbegruendetes, geordnetes, fuer gesichert erachtetes)Wissenhervorbringende Taetigkeit in einem bestimmten Bereich: reine, angewandte W.···exakte W.en (Wissenschaften, deren Ergebnisse auf mathematischenBeweisen, genauen Messungen beruhen, z.B. Mathematik, Physik)···2.jmds. Wissen in einer bestimmten Angelegenheit o,Ae.···3.Kenntnis(1)”(第10卷第4538-4539页)译成中文是:“1.在某个领域内创造出(有根据、有条理、被视为可靠的)知识的活动:纯粹科学,应用科学···精密科学(其结果建立在用数学证明、精确测量基础上的科学,如数学、物理学);2.某人对某个事物的了解;3.对第一项的知识。”在这个词条中,第一义项的意思是“科学研究(活动)”,第三个义项的意思是“科学知识”。不过第一个义项的释义和例句不完全搭配,或者说没有把科学研究作为一个过程与科学知识作为这个过程的结果严格区分开。

“Geisteswissenschaften”:“Gesamtheit der Wissenschaften,die die verschiedenen Gebiete der Kulturu. des geistigen Lebens zum Gegenstand haben.”(第3卷第1433页) 此词条译成中文是:“精神科学:以文化及精神生活各个领域为研究对象的各门科学的整体。”

“Kulturwissenschaften”:“Geisteswissenschaften”。(第5卷第2306页)这个词条把“文化科学”等同于“精神科学”。

《大杜登德文词典》(10卷本,1999年增订第三版)“Philosophie”:“1.Streben nach Erkenntniss ueber denSinn des Lebens, das Wesen der Welt u.die Stellung des Menschen in der Welt;Lehre,Wissenschaft von der Erkenntnis des Sinns des Lebens, der Weltu.der Stellung des Menschen in der Welt;2.persoenliche Art u.Weise,das Lebenu.die Dinge zu betrachten .”(第7卷第2919页)此词条译成中文是:“1.追求对生命意义、对世界本质和对人在世界上地位的认识的活动;2.个人看待生活和事物的方式方法。“

在汉语中“Geisteswissenschaften”一般译为“人文科学、精神科学”,“Kulturwissenschaften”译为“文化科学”。在德语学术界和出版界,目前的趋势是“Kulturwissenschaften”一词用得较多,该词显得较为新颖、时尚,而“Geisteswissenschaften”一词用得较少,因该词显得较为陈旧、老套,后者正逐渐被前者所取代。

《柯林斯英德-德英大词典》(CollinsDeutsch-Englisch,Englisch-Deutsch,1999):“Geisteswissenschaft:thehumanities”(第336页);“Kulturwissenschaft:culturalstudies”(第502页)。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商务印书馆、牛津大学出版社2009年)“(the) humanities:the subjects of study that areconcerned with the way people think and behave, for exampleliterature,language,history and philosophy人文学科”(第999页)。

“philosophy”:“1.thestudy of the nature and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and of human life哲学;2.哲学体系;3.人生哲学;生活的信条(或态度)。”(第1486页)

德文中有Literaturwissenschaft(文学科学),Geschichtswissenschaft(历史科学),Sprachwissenschaft(语言科学),Religionswissenschaft(宗教科学)等等复合词,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Wissenschaft”可以与任何词相结合构成新的复合词,前面那个词就是这门科学研究的对象。而英文“science”则没有这样广泛而强大的构词力。

对于自然科学以及技术科学的理解及术语使用,德语学术界和英语学术界是相同的;而对于人文社会科学、尤其是对哲学学科性质的理解及术语使用,德语学术界主流和英语学术界主流的理解则有较大的不同。在德文表述中,哲学、文学科学、历史科学、语言科学等都被视为“科学”的一部分,哲学家等都被称为“科学家(Wissenschaftler)”,而在英语表述中,哲学、文学研究、历史研究等不被视为“科学”的一部分,哲学家不被称为“科学家”。可以说,英语中的“science”一词是狭义的“科学”,而德文中对“Wissenschaft”一词的理解显然是十分广义的,基本上对应于汉语迄今提出所说的“科学”和“学术”这两个语词所涵盖的范围,所以笔者主张可以译为“科学学术”。

现代汉语“科学”一词的翻译定名经历了较长时间。英国人马礼逊(Robert Morrison,1782-1834)在澳门编著的《英华字典》(1822年)有“science”这个词条,但他不知道应当用哪个汉语词对应,所以只好留空。德国人罗存德(W.Lobscheid,1822-1893)在香港编著的《英华字典》(1866年第一版)把“science”译为“学、智、知、理、智慧、知学”等,还附有例句:“致知to perfectones self in a science”,“格物natural science”。中国人谭达轩编辑出版《英华字典汇集》(香港1884年)中把此词译为“见识、智慧、博学之论”。

最早把“science”译为汉文“科学”一词是日本学术界。在1869-1873年的日本文献中,已经出现“科学”一词[1]。东京大学哲学教授井上哲次郎《哲学字汇》(1881年)中把“science”译为“理学、科学”。之后不久被中国留日学生引入中国。康有为编纂《日本书目志》中出现日本书名《科学入门》和《科学之原理》。在1898年他写给光绪皇帝《请废八股试贴楷法士改用策论折》中三次使用“科学”一词:“假以从事科学,讲求政艺”、“外求各国科学”、“教以科学”。

金观涛、刘青峰著《观念史研究》一书第九章和第十二章都研究了汉语“科学”一词产生的详细过程及其与中国思想史发展变化的复杂关联,具有术语史和思想史研究的学术意义。不过该书没有从学理角度进一步深入研究德文“Wissenschaft”一词与英文“science”一词词义之间特殊而复杂的有同有异的相互关系,也没有从哲学理论的高度去深入系统地探讨最广义科学所具有的特殊重要意义。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学术”:“有系统的、较专门的学问。”(第1479页)

《现代汉语大词典》“学术”:“学问,学识。也指有系统的较专门的学问。”(第1832页)

迄今中国哲学界把费希特的“Wissenschaftslehre”译为“知识论”。这个译名来自于日文。从德文字面上来说,这个词也可以译为“科学论”。这里需要考察汉语“知识”一词词义。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知识:1.人们在社会实践中所获得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2.指学术、文化或学问。”(第1668页)

《汉语大词典》第七卷“知识”:“1.相识的人;朋友。2.结识;交游。3.了解;辨识。4.人类认识自然和社会的成果或结晶。包括经验知识和理论知识。”(第1536页)在这四个义项中,前三个是古义,目前几乎不再使用;第四个义项是现代词义。

在德文中,相当于汉语“知识”的语词有“Wissen”、“Kenntnisse”。

《杜登德汉大词典》“Wissen”:“1.知识(指某人在某一领域所拥有的全部知识):···Wissen ist Macht知识就是力量(英国哲学家培根的名言)。2.知道(某件事)”。“Kenntnis”:“1.〈无复数〉认识,了解。2.〈复数〉知识。”(第1276页)

德文中没有“Wissenslehre”一词;但有“Wissensdurst”(求知欲)“Wissensfrage”(纯知识问题)“Wissensgesellschaft”(知识社会)“Wissensstand”(知识水准)“Wissensvermittlung”(知识传授)等词(均见《杜登德汉大词典》第2715页)

哲学与科学的关系是学术界讨论的热门话题之一。这涉及到对“哲学”一词和对“科学”一词的理解和定义。最早把哲学称为“科学的科学Wissenschaft aller Wissenschaften”的是谢林(见德文《哲学史大辞典》Bd.12“Wissenschaft”及“Wissenschaft aller Wissenschaften”这两个辞条)。

[英]梅尔茨《十九世纪欧洲思想史》(第一卷,周昌忠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原著1923年,作者序为1896年):“科学(science)的法国和英国用法都不符合Wissenschaft这个词的用法,也未给出其意义。这意义不可能用任何一个英语单词来定义。(第144页)···法国和英国精心制定和命名的‘科学’在德国称为‘精密科学’(Exact Science);但是,下述看法是同德国科学理想相对立的:精密方法是唯一称得上科学方法的方法。(第147页)···德国的Wissenschaft理想同时地怀抱着精密的、历史的和哲学的思想路线的这些最高目标。(第188页)”

《哲学史大辞典》第12卷“Wissen”辞条是个长辞条(第855-902页):“(=[希腊文]episteme,[拉丁文]scientia,[英文]knowledge,science,[法文]connaissance,savoir,science,S.855-902):自柏拉图开始,知识往往首先指科学知识(in erster Linie einewissenschaftliche Form der Erkennnis gemeint),不过截至18世纪之前,各语种学术界都未能严格区分开‘知识’与‘科学’。”(第856页)。

在“Wissenschaft”辞条中指出:“德文Wissen和Wissenschaft两个词都与‘科学’有关,即与古希腊文episteme和拉丁文scientia”。

《西方大观念》(陈嘉映等译,华夏出版社2008年,《西方世界的伟大著作》前两卷“论题集”)“科学Science”:“`···在19世纪之前,如果有什么争执,争执总是在哲学与宗教之间,科学还没有足够明确地与哲学区分开来···直到康德这两大类学科才明显地分开。···康德将经验科学与理性科学相区分。这个区分与他之前的其他人在实验哲学和抽象哲学之间所做的区分大致对应。后来人们区分实验或归纳科学与哲学或演绎科学,这个区分也与康德的区分相对应。···休谟只愿意承认数学拥有理性科学的地位,···他坚持认为,在关于自然的研究中只有实验推理,它只能得到或然的结论。···孔德···明确声称只有实证科学···才值得被称为褒义上的‘科学’。与此相反,哲学只是思辨,宗教只是迷信。···迷信意味着非理性的信念,思辨则是一种徒劳的尝试,想要借助理性深入到现象背后去发现终极原因或终极实体。这类尝试···绝不可能得到知识或科学——这两个名称对实证主义者来说是一回事。···来自孔德以及其他很多源头的类似观点汇集起来,形成了在今日世界普遍流行的以实证主义为名的态度。实证主义现有的各个变种看来都有这样的共同点:将科学等同于事实的知识,(第1378页)并将这类知识局限于经由经验获得及验证的结论。凡是不符合这种科学观念的,要么像数学或逻辑,是纯粹形式的学科,要么像哲学和宗教,只是猜想、看法或信念——仅仅是个人的、主观的甚至是随意的。(第1379页)”

近代以来数学和自然科学的迅速发展给德国哲学界以很大的刺激和启发。在德国哲学家看来,哲学与科学密不可分,哲学研究就是科学研究,哲学是整个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哲学研究要追根求底就是要找到最普遍、最根本的道理,这和自然科学研究从根本上说是一致的,而且理应比自然科学研究更为深刻和彻底。例如,康德曾指出:“其他一切科学都在不停地发展,而偏偏自命为智慧的化身,人人都来求教的这门学问(指形而上学即哲学)却老是原地踏步不前,这似乎有些不近情理。”(《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4页)并且提出“科学的形而上学是否可能?”这个问题和“使形而上学成为实在的科学”这一重要任务。康德本人的哲学研究实际上就是为此而努力。

费希特在《全部知识学的基础》一书“前言”中则宣称“已发现了哲学上升为一门明白无误的科学所必经的道路”。(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1页)这个传统和尝试一直延续到20世纪,在20世纪西方哲学家中,胡塞尔是高扬使哲学研究科学化的代表和典范。他在《作为严格科学的哲学》等著述中反复强调:“哲学从最早开始就要求成为严格的科学。”“人类文化的最高兴趣要求一种严格科学的哲学的发展”(《现象学与哲学的危机》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版第6369页等)。

在黑格尔那里,哲学就是科学,而且是最广义的科学,是包罗万象的科学体系,他要“促使哲学接近于科学的形式”,使哲学“升高为科学体系”等(《精神现象学》上卷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34页)。:“没有体系的哲学思维决不会是科学的东西”。(《逻辑学》,人民出版社2002 年版第47页)黑格尔认为哲学高于实证科学,所以应当有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而不应从附属的实证科学那里去借鉴研究方法:“哲学,由于它要成为科学,就不能由一种从属的科学例如数学那里借取方法。”(《逻辑学》“第一版序言”,译文引自《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德国哲学》商务印书馆版1975年版第311页)黑格尔的主要失误在于没有区分开作为理论科学的哲学与并非哲学的实证科学。作为理论科学的哲学肯定比任何具体的实证科学都涵盖面要广、更深刻、更高深,但哲学不可能代替任何实证科学,两者不应混为一谈。这是因为黑格尔没有找到哲学成为严格意义上的科学的关键特征即术语的单义性。

哲学只有力图追求成为科学,哲学研究才有意义,哲学家们认真思考和研究哲学问题并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力图去找到真正有意义的、根本的哲学问题并给出正确的答案,即力图使哲学成为科学也必须追求严密性、准确性、可反复验证,而这种追求与实证科学那种具体针对实际事物的研究和验证无疑很不同。笔者明确提出,哲学的严密和准确主要应当体现在词义上,即哲学术语的词义应当严密、准确,进一步说应当是单义的,如同所有自然科学术语都是单义的那样。与此同时,必须创造出全新的涵盖一切事物的哲学理论体系,这种涵盖当然是立意最高、思考最深、层次分明的涵盖。哲学无疑是极为特殊的科学即理论科学,哲学研究是极为特殊的科学研究。

迄今无论在中文还是在西方语言中,“哲学”一词都是一个多义词。在非科学研究即实际社会生活领域,人们对“哲学”一词的理解和使用是不严格的、随意的,出现了“人生哲学”、“处世哲学”、“经营哲学”甚至“爱情哲学”等等说法。由于它们应用于非科学研究领域及场合,因此不必像当做科学研究的问题那样去认真加以对待。在科学研究领域所使用的“哲学”一词则有广义和狭义之分。通常把存在论、认识论等哲学研究的核心领域称为狭义的“哲学”。广义的哲学除此之外还包括所谓“自然哲学”、“数学哲学”、“语言哲学”、“自然科学哲学”、“道德哲学”、“政治哲学”、“法哲学”、“社会哲学”、“经济哲学”、“历史哲学”、“宗教哲学”等等在内的十分广阔的理论问题研究领域,例如在高放等主编《社会科学学科大全》(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一书中就列举了30多个这种哲学的名称。

有一种较为流行的观点认为哲学不可能成为科学,它不过是“前科学”的探索与知识,当科学成熟之后,它就脱离哲学而独立出来。例如德国学者赖欣巴哈明确认为“哲学不是一种科学”,“哲学思辨是一种过渡阶段的产物,发生在哲学问题被提出,但还不具备逻辑手段来解答它们的时候”(《科学哲学的兴起》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第1页)。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哲学迄今还没有能够成为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即理论科学)并不等于它不应当和永远不可能成为严格意义上的科学,人类学术界在这方面的努力迄今还没有真正成功并不等于永远不可能成功。只要认真研究思考,反复探索尝试,大胆创新前进,人们的努力终究不会是徒劳的。

把哲学称为“理论科学”主要是沿袭亚里士多德的称呼并且参考了他以及其他一些学者对科学所做的分类。亚里士多德认为科学包括理论科学、实践科学以及制作科学三类,其中“理论科学”(theoreitikei,苗力田主编《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七卷译为“思辨的哲学”,见第146、147页,或者“思辨科学”,见第254页;但是其他各种著述大多译为“理论科学”或者“理论知识”,例如苗力田、李毓章主编《西方哲学史新编》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79页,朱德生主编赵敦华著《西方哲学通史》第一卷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68页)包括“第一哲学”、数学和物理学,它们是以求知本身为目的的科学,即为了求知而求知,他称之为“在各门科学中是最高贵的”(《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七卷第254页)。其中“第一哲学”在以后的西方哲学著作中又称为“形而上学”。托马斯·阿奎那基本上沿袭了亚里士多德的分法,也把科学研究分为“理论科学”和“实用科学”(见《阿奎那政治著作选》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第158~161页)。笛卡尔把哲学比作一棵树,“其中形而上学就是根,物理学就是干,别的一切科学就是干上生出来的枝”。(《哲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60年版“序言”第17页)

哲学理应属于广义的科学,哲学研究理应属于广义的科学研究。从这个意义上说,德文“Wissenschaft”一词作为最广义的“科学”是完全有道理的,而英文及法文“science”一词狭义的理解“科学”即把哲学排除在科学之外,最终将会证明这是不妥当的,“science”一词理应主要在广义的“科学”意义上使用。《超越西方思想》一书提出应严格区分哲学(即理论科学)和实证科学,只有在理论科学即哲学领域、首先在哲学研究核心领域能够构造出严密完整、内容稳定的知识体系,实证科学、尤其是经验性实证科学的内容则必然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大、多样化及深化而不断扩展,不可能构造出像哲学体系那样的知识体系。狭义的哲学研究是理论科学研究的核心领域或曰最高领域,其他部分则可以统称为理论科学研究的外围领域。


[1]参阅钟少华著《中文概念史论》(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12年)“中文‘科学’概念史”,第53页。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哲学创新的意义第一讲      下一篇 >> 德文哲学术语汉译研究(目录和前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