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重新认识全球化

2015-10-21 23:56:0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国际问题 | 浏览 90229 次 | 评论 0 条

重新认识全球化

           (20151021日北外德语系研究生论坛发言稿)

                           刘立群

全球化是十分重要的现象,我们每个人随时随地都离不开全球化:消费的许多商品来自于世界各地(货物全球流动)、外国人来华和中国人出国旅游或留学等(人员全球流动)、跨界汇款转账(资金及资本全球流动)、翻译书籍和上互联网等(知识和信息全球流动)。各国的具体规定及开放度有所不同,但总的来说现在流动的自由度相当大并且越来越大。例如中国政府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就是反对对全球化设置障碍。

全球化这种现象开始于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及随后1522年麦哲伦完成环球航行,使全球各国各地区越来越成为一体,520多年来经历了很多挫折和摩擦,甚至爆发激烈的冲突和战争。所有这些矛盾和冲突最终归结为两个因素:利益因素和思想观念因素(尤其是宗教观念矛盾:不同宗教之间,基督教分裂为新教和旧教,伊斯兰教分裂为什叶派和逊尼派等)。在实际当中,有时候利益因素和思想观念因素可以明确分开,有时候相互交织在一起难以截然分开,从学术研究角度必须把它们严格分开。

迄今世界各国学术界对全球化问题有大量研究,得出各种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观点和结论。应当怎样看待全球化?全球化的未来如何发展?如何看待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大量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如何顺应时代潮流、与时俱进、推动全球化正确合理地发展?

对全球化模式的设想至少有三种:以西方市场经济模式为基本特点的全球化,以诞生于19世纪马列学说、实践于20世纪以计划经济为主要特点的全球化模式和伊斯兰教全球化模式。目前国内一种观点认为全球化是“资本主义全球化”、认为这种全球化主要有利于西方发达国家而不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所以必须反对,这也是西方左派的观点,形成“反全球化运动”,但实际上又拿不出替代方案。曾经实行的替代方案主要是第二种即前苏联东欧集团实行的计划经济体制,他们希望这种体制能够在全世界推广,最终以基本上失败告终。一般认为发达国家是全球化的主要赢家、发展中国家是输家。这样看问题过于简单化。前几年有一种观点,说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赢家。目前已几乎听不到这种观点。不过事实上中国从主动参与全球化中获得很大益处和进步的动力,同时也出现大量新问题,需要新观念、新方法去解决,而不应当回避,更不应当倒退。

研究全球化问题离不开理论。我写了“全球化时代需要全新的哲学和社科理论”发在博客“刘立群北外”上。目前对全球化认识的多元和混乱和理论的混乱直接有关。

马列学说主要想到供给方面,其实需求方面对推动全球化的动力更大而且是可持续的:人们需要各色各样的物品而不只是本地和本国生产的物品,需要各种各样的知识和信息,需要或者说希望走向远方去了解更多国家和地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渴望去看世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即有和Heimweh相反的Fernweh),商品和生产全球流通必然需要资金全球流通,所有这些都是全球化可持续的动力,而计划经济体制缺少这种可持续动力。需求的动力是推动全球化最关键、最根本的动力。计划经济缺少这种动力,所以不可持续,最终归于失败。

德国学术界有很多对全球化问题研究。其主流比较充分意识到全球化的挑战和压力,因此主动应对全球化,最主要手段就是通过欧洲一体化,抱团取暖、增大经济和研发总体实力,因为欧洲国家都是中小国家,单独一个国家难以应对全球化大潮。

“后现代国家”学说是比较典型的德国理论和欧洲理论,欧盟是其具体实践,现代国家是现代民族主权国家,后现代国家则淡化民族意识和主权意识,把一部分主权上交给一体化机构即欧盟,在这方面欧盟走在世界前列,而且认为世界其他国家迟早都会走这条路。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全球化的最终目标就是淡化民族意识和国家主权意识。现在世界所有国家(除了北朝鲜)都已经加入到全球化进程中,也都部分地上交自己的主权,举例说,国际组织、尤其是联合国有关机构深度参与了中国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扶贫工作,这实际上就是把有关扶贫工作的部分主权交给国际组织去做,这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是不可能的。

目前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全球范围内,理论在相当大程度上都和实际脱节,理论往往落后于实际。所以理论创新特别重要。有了理论,人们才能自觉地去行动,没有理论、理论滞后,人们的行动不仅不那么自觉,而且必然往往陷入自相矛盾却不察觉。

全球化离不开国际秩序。国际秩序除可分为政治安全、经贸、金融、环境和气候变化等不同领域之外,还可分为不同层次。在政治安全领域,战后国际秩序最高层次是联合国,核心是五常。第二层次是“雅尔塔体系”即两极对立。冷战结束后两极对立基本结束,俄沦为二等强国,五常格局依然存在,联合国作用明显加强。第三层次或视角以“中心-外围”为突出特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是国际秩序即世界格局的中心(二战结束前西方不是整体,二战后则成为整体),其主要代表是七国集团;其他国家都是外围(包括中俄),处于相对较被动、从属的地位。近年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表面上看对发达国家形成某种挑战,但实际上中心-外围格局未发生根本变化,无论从实力(科技研发、经济、军事)、全球基础设施及文教领域(含媒体舆论)等角度看都如此且会长期如此。20国集团是中心-外围国家对话的主要平台。第四个层次是地区一体化组织(欧盟、非盟等)。

国际秩序主要涉及机构和制度层面,同时有技术层面基础设施作为支撑。这些基础设施的核心都位于欧美:

1,互联网是极为重要的全球基础性技术设施,13个根服务器大多在美国、少部分在欧洲,其中最关键的主根服务器在美国,且所有根服务器均由美国政府授权的互联网域名与号码分配机构ICANN统一管理。

2,卫星导航系统也是极为重要的全球基础设施,目前美国GPS最为完整成熟,欧洲伽利略系统和俄“格洛纳斯”系统目前使用率都不如GPS,我国北斗系统仍未完成。

3,全球支付清算系统SWIFT是全球金融业关键性基础设施。今夏有英官员声称威胁要对俄切断SWIFT欧盟于20123月封堵伊朗接入SWIFT系统作为对伊制裁一部分。SWIFT总部位于比利时,是根据比利时法律成立的。

显然,发展中国家不可能再完全另建一套全球基础设施来替代现行基础设施,而是必须纳入现行基础设施。此外在大宗商品定价权诸多经济政治等领域,发达国家也都处于支配即中心地位。发达国家过去是、将来也仍将长期引领世界生产力新潮流。

此次因乌克兰危机引发俄罗斯与西方“经济战”突显西方处于中心、俄处于外围的现状,也说明外围国家对中心依赖度大于中心对外围国家。目前俄对西方经济制裁实施反制裁尚可理解,但过于强硬(军事演习、军备竞赛)则颇不明智,与俄未认识到其外围弱势地位有关。目前俄已陷入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前景堪忧。前苏联解体的关键原因就在于与西方搞全方位竞赛,俄至今仍未完全汲取此惨痛教训。制裁反制裁虽两败俱伤,但俄损失更大。同时俄仍未充分认识到自身经济改革和经济治理严重滞后问题。

“中心-外围”是人类社会中客观存在的现象,比如城市和农村相比,城市属于中心位置,农村处于外围位置。问题只在于不应差别太大。

习近平主席近来在多个场合、包括在访美时明确强调中国不会改变现行国际秩序,而是参与现行国际秩序并做出自己的贡献。这个政策是明智的。前不久政治局学习会专门研究全球治理问题。这方面问题十分重要,而且未来值得永远认真研究。

一般来说,发达国家对所有发展中国家基本上都不视为有共同“价值观”,发展中国家之间也基本谈不上有共同“价值观”,因此互信度都不够高。我国谈“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其他国家都很少谈。西方主要谈“价值观共同体”。不过不宜夸大中西方价值观差异,因实际上存在一些契合点(如我国核心价值观也有“民主、自由”等),应淡化差异点,逐步增大共同点。如德政府《联合执政协议》(201312月)称德“将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和平、自由、安全事业,并将致力于维护公正的国际秩序,切实保障人权,维护国际法权威,倡导可持续发展以及推进国际扶贫事业。”德总理默克尔曾谈及21世纪德国外交安全政策三条原则(201199日演讲):1,任何冲突都不可能由一国解决,2,新兴国家必须承担更多责任(她认识到新兴国家比重上升;我国联合国会费之争、参与国际维和、打击海盗等),3,危机预防和危机治理必须多管齐下(外交、经济、文化教育、军事)。这些都和我国基本一致。美国等目前也基本认同这些。问题主要不在原则方面,而更多在具体实施方面。

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问题密切相关。传统的自由主义主要是“自由放任”即反对政府干预经济,新自由主义则主张在市场经济基础上政府要适度干预经济。这个基本原则实际上目前在全世界都在实施,只是具体举措、举措的力度等不完全相同。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都不能操之过急。美国所犯的错误在相当大程度上并不是在原则上完全错误,而主要是操之过急并对这种急于求成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认识十分不足。而诸如如德国在这方面就显示出较大的耐心。

全球化伴随着贫富差别问题。全球化确实产生了全球性贫富差别问题,还有气候变暖问题、环境问题、资源问题等等,这些都只有通过全世界共同携手解决,单个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自身缺少足够力量去解决。关键是缺少世界政府去统筹解决全球化带来的各种负面问题。加强全世界合作、最终建成世界政府是世界发展方向,联合国作用会越来越大,它就是未来世界政府的雏形。

全球化是由西方最先开辟的,但全球化绝不仅仅属于西方、只是有利于西方,而是最终可以做到造福于全人类;现代市场经济体制诞生于西方,但它绝不仅仅属于西方,而是人类共同的制度文化财富。

笔者想强调:全球化进程中的大量问题都和思想认识问题有关,思想认识方面的滞后乃至错误会延续老问题、产生大量新问题。这只能通过理论创新加以解决,我们需要更新很多观念。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政治高于学术还是学术高于政治?      下一篇 >> 反恐应标本兼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