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再谈“按需分配”学说的局限与误区

2015-02-14 13:46:4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经济理论 | 浏览 2320 次 | 评论 0 条

再谈“按需分配”学说的局限与误区

刘立群

有关社会财产(财富)分配即利益分配问题是经济学研究领域乃至广义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方面,社会分配问题是涉及社会公平公正的大问题。自古以来,世界各国学术界对此进行了大量研究和讨论,提出各式各样的理论学说和实施方案,采取各色各样的具体做法。大体来说有以下四种基本的社会财富分配方式:按劳分配、按资分配、按权力分配、按需分配(这里不涉及家庭内部财产分配方式)。

简单地说:按劳分配就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按资分配是资多多得、资少少得、无资不得;按权力分配是权力愈大、所能分得即攫取的愈多(包括合法的和非法的,如进贡、行贿等),权力愈小、所能获得的愈少,没有权力则不得(这里是指可能性,有的人身处高位、权力很大但比较廉洁,有的人权力不太大却大贪);按需分配是根据每人实际需要进行分配,这里主要指基本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包括温饱和衣食住行等。

在迄今各个国家和地区,以上四种社会分配方式几乎都是同时存在的,区别主要在于分配方式、具体数额、具体做法、各种法律法规等等有所不同。

每个人既是消费者,也是劳动者即生产者。对绝大多数正常人(有劳动能力的人)来说,只有从事劳动、有工作才能有收入,才能养活自己及家庭。各种工作岗位的具体条件、难易程度、知识含量等差别很大,劳动力市场的供求情况也是不断变化,这些造成企业家通常要根据人才需求来不断调整收入,供不应求并需要高知识、高技能的工作岗位用较高薪酬来吸引就业者,供过于求并且不需多少知识和技能的岗位则支付较低薪酬;在同一个工作岗位上,工作勤奋、业绩好的员工支付较高酬劳,出现差错甚至重大失误的员工则予以处罚、扣除奖金甚至部分工资,如此等等,这些都是按劳分配方式的具体体现。如果出现相反的情况,即能力强、工作勤奋者所获报酬反倒少于能力弱、懒惰者,那么这个企业很快就会倒闭。

货币、资金、资本、房地产等与市场经济体制密不可分,利息、股息、房租地租等是按资分配的形态。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的常态(见笔者“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常态”、“市场经济没有姓社姓资之分”、“市场经济与人类理想社会”等文),货币、资金、资本都必不可少,都将永远存在,但与此同时不应因此造成收入差距过大。调整按资分配的主要方式是实施高额累进个人所得税以及遗产税等。在公平解决按资分配问题方面,欧洲、尤其是北欧国家做得较好,美国则不如欧洲国家,这是造成美国贫富差距很大、社会问题较多的重要原因。

按权力分配显然是一种不正常、不公平、不可持续的分配方式,通常必然造成普遍的社会不满,最终酿成社会动荡直至政局不稳、政权非正常更迭,经济滑坡并给社会带来巨大创伤,使社会各阶层都付出很大代价。中国迄今普遍存在的“官本位”现象、特权现象等都是按权力分配的体现。目前发达国家这方面情况做得较好,北欧国家做得最好,基本消除了按权力分配的情况,其政治经济体制因此相当稳定和可持续。目前不少发展中国家陷于不稳定甚至动荡与按权力分配财富情况严重即贪腐严重直接有关。中国目前反腐就是在削弱按权力分配因素,不过在体制改革和建设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路要走。一国政府即公权力机构既是一个国家全体国民利益的最高协调者,它自身也是个特殊的利益集团,如何监督公权力机构滥用权力、以权谋私需要标本兼治、多管齐下。在未来理想社会中,全世界理应最终彻底消除按权力分配财富的情况。要做到这点需要有较为公平合理的行政政治体制和公开透明的政治文化,包括官员财产要公开透明、要有公平合理的官员招募、晋升和退出体制等等。(参阅笔者“所有制决定论错在哪里?——兼论政治权力过大或经济权力过大都不合理”一文)

按需分配似乎最为公平,但实际上它只能在一定条件下和有限程度上实施,而不可能、也不应该在整个社会实行。在军队中基本上都是实行按需分配即供给制,这是军队的特点所决定的。对于少部分既没有劳动能力也没有任何积蓄和家庭支持的人以及在发生天灾人祸时,只能实行按需分配,由政府和社会组织、慈善组织等承担无偿供给的责任,以保障他们的温饱、衣食住行和基本医疗,能够过体面的生活。而对于绝大多数有劳动能力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则不需这样。(参阅笔者“空想学说与按需分配的局限”一文)

按照马列观点,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最终只有两种:或者是“剥削关系”,或者是“无剥削关系”。这种观点显然失于简单、片面。他们认为社会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的根源在于“生产资料私有制”,只要实行彻底的“公有制+计划经济”便彻底消除“剥削关系”,就是为劳动人民谋利益,就会得到人民的拥护。其实这样的“生产关系”极其简单且无发展变化,而且不可持续,既不符合人类的基本需求和发展趋势,实际上也严重损害全体人民的切身利益(“人民公社、大跃进”、“一大二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都是惨痛教训)。在市场经济中,“生产关系”即经济利益关系则必然愈来愈复杂,用“剥削”与“非剥削”二分法去概括过于简单。这种思考出发点就有很大缺陷。造成贫富悬殊的原因远非只在纯经济方面。既不应简单抨击“私有制”,也不应简单抨击“资本”,而应全面正确地认识其多重复杂原因,多管齐下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此外,只有市场经济才能真正实现“各尽所能”和“物质产品极大丰富”,而计划经济和按需分配都不可能做到这些。世界愈复杂,就愈不应以偏概全。

正常的社会分配方式应当是按劳分配、按需分配及按资分配三者并存,以实行按劳分配为主、按需分配和按资分配为辅,并通过多种手段大大限制贫富差别、消灭贫富悬殊的现象。因为地球资源最终应当归整个人类每个人所有,而不应仅归于少数人,不应是少数人富有而多数人贫困,也不应虽达到多数人富有但仍有少数人贫困。

现在我们常讲“中华民族复兴”和“国家安全”。实现民族复兴和国家安全最关键就是要彻底解放思想、大胆进行理论创新,才能站在时代最前沿、世界最前沿,才能引领本国人民乃至全人类共同前进。而阻碍理论创新就是阻碍民族复兴、阻碍人类进步;思想更正确更领先、制度建设更公平更合理才是最大的国家安全。

(2015年2月14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空想学说与“按需分配”学说的局…      下一篇 >> 红葡萄酒泡洋葱有惊人疗效(转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