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群北外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uliqu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如何走出哲学史迷宫

2015-01-27 16:59: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哲学创新 | 浏览 5806 次 | 评论 0 条

如何走出哲学史迷宫

——哲学史若干核心观点解析

                            刘立群

人是能思考、爱思考的动物,思考是没有界限、没有限度的,人们因此往往爱刨根问底、穷根究底。哲学问题就是人所能想到和问到的终极的、最根本的问题。哲学和哲学研究的重要性是普遍公认的。爱思考、愿意深入思考的人总要读一些哲学、包括哲学史方面的书籍,了解和思考一些中外哲人们所思考的问题。哲学问题是最难的问题,哲学和哲学史的复杂性和难度也是普遍公认的,各种观点学说纷然杂陈,许多表述晦涩难懂,各家解读也颇不一致,一方面使人感到充满挑战和思考的乐趣,另方面也往往使人感到迷惘、甚至望而生畏。哲学和哲学史仿佛是一个神秘莫测、巨大无比的迷宫,让人不得要领、无所适从,不知怎样才能走出这个巨大的迷宫,解开巨大的哲学谜团。很多人都希望有一个捷径,能尽快初步了解和弄懂基本的哲学和哲学史知识。学术界也为此做了不少努力,出版了多种入门性哲学和哲学史书籍,但始终让人感到不大满意、不大解渴。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没有真正抓住哲学及哲学史的核心问题和主要脉络。

目前流行“讲故事”,反对“宏大叙事”,主张“浅阅读”或“读图”。这样做看起来很直观,容易理解,能扩大读者群和影响力,但这不可能达到真正的深刻性和系统性。人的思想、人思考的问题必然是有深有浅,要能深入浅出,只有“浅阅读”是远远不够的。哲学研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通俗化,但不可能完全通俗易懂。这类似于初等数学和高等数学的区别,初等数学固然容易学会和得到普及,但不可能代替高等数学,高等数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俗化,但无疑不可能完全通俗易懂,必然要相当抽象。思想比较深刻的人和比较肤浅的人差别会很大。当然,也要防止虽然思想比较深刻,但却进入误区、误入歧途,这同样能给人类社会造成很大损害。无论怎样,哲学研究都要摆事实、讲道理、寻根究底、以理服人。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学术面前人人平等。

笔者《超越西方思想——哲学研究核心领域新探》(增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以下简称“《超越》”)提出一整套全新的哲学理论,由此出发去看整个中外哲学史,可以得出和迄今很不相同的观点,可以真正弄懂哲学和哲学史的关键问题。本文简略论及哲学史的若干核心观点,使读者可以初步明白其主要内容,对阅读和理解纷繁复杂的中外哲学史著作会有助益。走出哲学史迷宫实际上就是走出哲学理论研究的迷宫。

哲学应当分为核心领域(迄今多称为“第一哲学”或“纯粹哲学”)和外围领域。存在论(Ontology)是哲学核心领域的核心,是整个哲学理论、包括整个哲学史的核心领域,整个哲学史的核心观点都与存在论问题密不可分。只要理解存在论问题,就可以逐步理解整个哲学领域的问题。中文“存在论”一词译自西文的“Ontology”(译为“本体论”欠妥,请参阅《超越》一书)。虽然此词在西方出现较晚(17世纪),但有关存在论问题的讨论自古有之。

对当今中国读者来说,最熟悉的一种存在论观点是“物质-精神二分法”。这种观点与基督教“灵与肉”二分法、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第一本体(ousia)和第二本体(ousia)”二分法、中国先秦哲学“道-器”二分法(“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宋明理学中“理-气”二分法等都有关,其直接源头是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的“心-身”即“物质实体-心灵实体”二元论即二分法。“物质-精神二分法”之所以流传最广,与它较容易理解且似乎合乎人们的一般感受有关。但熟知并非真知,合乎常识、合乎直观的东西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东西。把“思维和存在、精神和物质何者为第一性”称为“哲学的基本问题”(《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哲学”第1页)实际上没有并跳出“物质-精神”二分法的束缚。

在“物质-精神”这类二元论中,什么是“物质”、“(肉)身”、或者“气”都较容易理解,因为它们都是指可以被人感知的东西,但什么是“精神”、“心灵”、“理”等,则存在很大争议,因为它不能被感知,玄虚模糊、似隐似现,很难准确说清楚它是什么。这就是哲学的超越性、抽象性之所在。古希腊文ousia一词是个多义词,亚里士多德区分了“第一ousia和第二ousia”,“第一ousia”就是指人所能感知到的一切物质性东西,译为“实体”是准确的,而“第二ousia”到底指什么,他自己都承认讲不清楚,所以在译为中文时有分歧。这种二分法大体上就是“物质-精神”二分法,“第二ousia”接近于指“精神”。而“精神”看不见、摸不着,无从把握,存在很大争议。由于亚里士多德在这个根本问题上讲不清楚,所以对其他所有问题的论述都存在或大或小的模糊其词、似是而非的情况,虽然也有或大或小的启发性和一定道理。

既然无法把握并很难说清楚,为什么还要认定“精神”的存在?这难道不是多余的吗?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们就完全否定“精神”的存在,认为所谓“精神”或精神性的东西归根结底就是物质的东西,因此完全否定“精神”是独立存在的,以此来彻底否定任何有神论。这就是彻底的“物质一元论”观点。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整个哲学迷宫的关键是有关“精神”是否独立存在的问题。虽然迄今很难讲清楚“精神”是否独立存在,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承认有“精神”存在的,交流思想就是人与人之间精神的交流。那么怎样解决这个难题、摆脱这个困境?有神论能否通过彻底否定“精神”的存在而消除吗?

许多哲学家力图另辟蹊径,提出其他的存在论观点,例如:中国古代的“名-实”二元论、康德“本体(物自体)-现象”二元论、英国哲学家巴克莱“主观精神一元论”、黑格尔“客观精神一元论”、20世纪著名哲学家波普尔“三个世界论”即三元存在论。

在初步阐述以上不同的存在论学说后,可以得出对“存在论”的定义:存在论就是基本层次论,而基本层次就是对万事万物所做的最根本的、终极的分类,迄今分为一元论、二元论、三元论等,而且已经提出多种不同的一元论、二元论,著名的三元论迄今只有一种即波普尔“三个世界论”。由于什么是“精神”很难讲清楚,“物质”和“精神”之间的关系也就很难真正讲清楚,而是有各种似是而非的答案。与此类似,其他各种存在论也都由于有各种缺陷而无法把基本层次相互之间的基本关系讲清楚。这就是说,哲学存在论即基本层次论问题才是整个哲学最根本的问题。

经过几十年反复研究思考,在迄今各种存在论观点基础上,笔者明确提出一种四元存在论,由此出发可以清楚看到其他各种存在论观点的利弊得失,同时能够讲清楚这四种基本层次之间的基本关系。这四个基本层次是:对象世界、符号世界、定义内容世界、想象力世界。简单地说:对象世界是指可以被感知和被命名的一切(符号世界除外),接近于中国哲学史上所说的“实”;符号世界主要指人类发明出的两大类符号体系,语言文字符号体系(定性符号体系)和数学符号体系(定量符号体系),大体相当于中哲史中的“名”;定义内容世界是这两大类符号体系中语词的内涵,最简单的例子:3=2+1即“3”的内涵是“2+1”,2=1+1即“2”的内涵是“1+1”,接近于西方哲学史上所说的“一般”或“本质”;想象力世界包括使用符号体系的想象和使用图像的想象,前者又分为科研领域的想象创新和在非科研领域使用语言文字,包括文艺创作,后者就是形象思维。这种四元存在论涵盖一切且有最强的说服力和解释力(详阅《超越》一书及笔者其他诸多文章)。从这套观点出发去看中外哲学史可得出很多新观点,而迄今国内外哲学史教科书都需要重新改写。

各门科学的研究对象都是局部的,许多是十分具体的事物,迄今各个学科愈分愈细、愈研究愈细,而哲学研究则正相反,只有哲学能够研究和思考一切的一切,把所有事物都联系起来、综合起来思考,能把各个学科的科学研究整合起来。表面上看这似乎完全不可能。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要抓准根子,这就是要提出完全正确的哲学存在论。人的表达离不开语言符号,所以哲学必须对语言符号的作用做出完全正确的认识。同样,迄今之所以普遍认为存在着“精神”但似乎又无从把握,关键也在于没有充分认识到人类符号世界的作用。不论哪门科学、哪个学科,都必然使用口头语言和书面文字来表达,即便是人类发明的另一种符号体系数学也离不开使用语言和文字。语言文字作为人类发明的最重要符号体系是人类日常生活以及科学学术研究及表达必不可少的。把符号世界问题彻底弄清楚对于从根本上把握科学整体至关重要。

黑格尔认为康德割裂了现象和本质、思维和存在、理想和现实等的关系而陷入二元论和不可知论;他认为哲学的根本任务是“通过思维”克服思维和存在的对立、达到二者的统一,他因此提出“客观思想”、“绝对精神”、“世界理性”,认为这种思想、精神就是世界万物的实体、本原,是把思维和存在、主体和客体统一起来的“绝对”原则。他以为只有“一元论”才能达到哲学体系的彻底完善、不自相矛盾,以为二元论或多元论必然陷入自相矛盾,因而必然站不住脚。这种观点本身就是缺少根据的。

德国古典哲学及整个西方传统哲学有一共同特点即心理主义。其表现有二:1,没有把心理学和哲学严格区分开;2,没有考虑到符号世界、语言文字的相对独立性和特殊重要性。黑格尔之前的心理主义特点是从个人心理活动出发,包括对感性、知性、理性和思维等的大量讨论;黑格尔则可以说是人类心理主义,把人类心理活动作为整体来研究讨论,即人类理性、精神或曰“客观精神”。如果把作为经验性实证科学的心理学与作为理论科学的哲学严格区分开并且完全正确地认识到符号世界、语言文字的特殊重要,便会得出和整个传统西方哲学有很大不同的一系列结论。

顺便指出,西方哲学史之所以长期离不开“上帝”问题,既与这个问题是终极性的问题有关,也与只有“上帝”才有最高权威性有关,即把最高权威性赋予查无对症、想象出来的所谓“上帝”,假托“上帝”之名来论证自己的学说(参阅笔者“西方传统哲学为何离不开‘上帝’”一文,收于博客“刘立群北外”)。包括哲学理论研究在内的真正的科学研究当然不需要借助这种虚构出来的力量,而是靠思想的力量、逻辑的力量,真理愈辨愈明。

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动。思想可以产生正能量,也可以产生负能量。正确合理的思想产生正能量,错误混乱的思想则产生负能量。任何思想都是用语言文字来表达的。思想的缺陷及混乱体现在语言文字上就是表达混乱,使用多义词及词义模糊混乱而讲不清问题,例如“国家”、“所有制”、“规律”、“文化”等等。梳理清楚理论观点与梳理清楚语词术语词义及表达都至关重要、密不可分。

可以无限发展的庞大的科学体系是人类创造出来的,人类当然最终能够驾驭整个科学,而不会被科学的海洋所淹没。在把十分复杂的根本性道理即哲学道理讲清楚、把各种事物之间最根本的复杂关系讲清楚之后,就会感到豁然开朗、心明眼亮,会有“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感(参阅笔者“人怎样才能活得更明白?,收于博客“刘立群北外”)。

   迄今国内外很多哲学著述都相当空洞无物、废话连篇,大而化之、笼而统之,随意解释和阐发,似乎有新意、有所创新,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学术价值,很像宗教神学的讨论。无论是从保障国家安全、推动民族复兴还是造福于人民的角度看,最关键都在于要彻底解放思想,进行大胆地理论创新,才能站在时代最前沿,引领本国乃至全世界的发展潮流。

(2015年1月17日-1月27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人体有保质期----善待自己吧!      下一篇 >> 空想学说与“按需分配”学说的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立群北外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共同思考,大胆创新!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